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李翰祥电影《风花雪月》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查看1078 | 回复0 | 2019-3-15 01:24:4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《风花雪月》由邵氏四大艳星邵音音、陈萍、恬妮和余莎莉主演,大开色戒。上半部分挑衅佛教的戒色,还不遗余力地讲解一番佛教的渊源;下半部分貌似取材自老舍的《月牙儿》,拍得悲天悯人、如泣如诉,其中有大量篇幅描绘市井民生,细致逼人。










一个刚到任的府尹柳大人带着官兵去降香,寺庙里的和尚们在门口迎接


 旁白却说,柳大人来不是降香那么简单,其实是为了玉通禅师而来。


里面玉通禅师所谈论的许多东西都是有关佛理的,比如何为四大,又何为六根,由六根而又衍生出来的六尘、六世等等。听玉通大师如此讲述,再加上背景音乐的悠悠禅乐,真是澄心提神,一句简简单单的色即是空原来包含着如此之多的微妙佛理,叫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红尘之人好甚惭愧,我辈真是俗不可耐。


玉通禅师化解了柳大人关于“色”的刁难后,柳大人便直接提出,大师不为色所动是因为不出山门,如果晚上来个妙龄女子会怎样。玉通禅师没有理他,柳大人恼羞成怒离开。


在回去之后,和几个同僚在妓院和花酒,其中一个妓女叫红莲


红莲有脱籍之心,奈何柳大人一直不松口,这次柳大人把她单独叫过去,让她去破了玉通禅师的戒,成功了就让她脱籍,不听话就给她颜色看,红莲犹豫了下答应了


狂风大作的一个晚上,玉通禅师正在和弟子们讲关于达摩祖师的故事。神光求见达摩这一个故事,颇有《世说新语》中的程门立雪的韵味。而达摩祖师有关于心性的议论则已触及禅宗的核心:真心常安。当我们要去把握我们的心性的时候,我们只能把握到他的幻影,因为心性这种东西是不能把握的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那句话:“菩提本非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,


和道家的无为思想很有相通之处。


这时有弟子听见门口的呼救声,是红莲假扮成寡妇晕倒到寺庙门口,玉通禅师便让她进来给她看病


 有弟子起了色心,一直盯着红莲看。红莲向玉通禅师哭诉了自己的身世,玉通禅师也察觉到弟子们的心不净,便让红莲在自己隔壁的一个厢房过夜。


到了深夜,红莲脱了自己的衣服并高声呼救,玉通禅师赶过去。红莲嚷着肚子痛,撒谎说她这个病药不管用,以前她丈夫在世时每次发病都是丈夫用肚皮暖她肚子,并求玉通禅师也用这个方式,玉通禅师犹豫了下,红莲便做痛不欲生状,玉通禅师只好答应,没想到脱了外衣就被红莲扑倒得逞了。




 红莲踩着被扯断的佛珠离开,还拿走了玉通禅师的内衣。


第二天柳大人就拿着那件被他题了艳诗的内衣过来嘲讽。
水月禅师号玉通,多时不下竹林峰。可怜数点菩提水,侵入莲花两瓣中。


玉通禅师圆寂。
自入禅门无置碍,返朴归真心自在。我身德行被你污,你家门风遭我坏。
旁白交代了后续,在玉通禅师圆寂当天,柳大人的夫人生了一个女儿叫柳翠,长大后沦落到了烟花巷,为月明和尚所度,是为“月明和尚度柳翠”,因果报应,循环不爽。


第二个故事是插叙,回忆里穿插着回忆
故事发生地点在莲花河边的烟花巷里,这里是最下等妓女揽客的地方,迎来送往


在人群里,有个妓女正在和客人讨价还价,这个妓女年纪并不大,可是脸已经开始衰老,嫖客不满这个妓女给的价钱,妓女从8毛降到6毛,而嫖客只肯给2毛


 价钱没谈拢,嫖客扭头走了,妓女啐了嫖客的背影一口,在门口烧了块黄纸


妓女正在咒骂的时候,瞟见了人群里的两个人,脸色大变。马上转身进屋拿了把剪子,守在门口等他们过来


 当他们走近时,妓女突然开口叫了声:妈。那个老太太听见了回头看她却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,妓女笑着和她说;我是小宝


老太太想起了她,边说着“原来是花小宝”边走近她,妓女笑着回应她“是啊,是花小宝,花五宝的女儿!”拿剪子刺向了老太太。周围的人包括和老太太一起来的男人都吓呆了,只有这个叫花小宝的妓女还在不停的刺向那个老太太,那个男人随后反应过来随着人群跑走,叫来了警察


警察把花小宝带走,一路上花小宝却在大声笑,直到被关进监狱里。花小宝抬起头,只看见了外面天上的月牙。


 这时候跟着她的回忆画面回到了过去,三年前她还叫玉华,青春靓丽,是一家叫风雅楼的酒楼的女招待,一天晚上老板娘派人叫她过去,说她总是苦着脸,没有笑容怎么和客人收小费


 并吐槽她的帕子太素净了,应该绣点花啊字的,还把自己的手帕给玉华看


正说着,有个伙计进来和老板娘说,有几位客人正在大堂里闹呢,老板娘叫玉华一起过去,和她学着点。那几个看着有点头脸的客人和老板娘抱怨菜太咸,泼辣的老板娘直接把盐都撒进菜里,边打情骂俏边让他们吃了


玉华看热闹似的学了老板娘这手,又看着旁边,另一个女招待收拾桌子算账,那几个客人假装抢着付账其实想是让其中一位出钱,觉得这个也不难


玉华干完手里的活就赶紧回了自己的屋子,回忆起了初见这两人的场面
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月色,玉华那时还小,她妈带着她进了个叫环翠阁的地方


这个环翠阁的当家的,就是借给玉华妈高利贷的那位。那个当家的叫九尾狐,别人都叫她“九奶奶”,那个男人人称“三爷”,他们招呼玉华母女进来后,先假装谈了两句玉华父亲的死,马上就转到了正题上,就是玉华妈欠他们的高利贷,可是玉华妈为了给丈夫治病已经没钱了。


九尾狐顺势暗示玉华妈做妓女还债,玉华妈本来不想,可是九尾狐拿债务逼她,玉华妈只好同意


玉华听见她妈要去做妓女,抱住她妈哭,九尾狐领走了她妈,并且对她妈说,以后她不能住这儿,就算住这儿也不能再认玉华是女儿,以免影响客人,那个三爷看玉华哭,打了玉华两个巴掌和她说以后这是她姐姐


之后过了几年,玉华妈妈给玉华找了个学校,半工半读,玉华知道自己的劣势,所以努力练字学画,帮先生们抄写不重要的东西,扫地倒水,这时的玉华还相信老天爷有眼,好人有好报。玉华有一次去倒水,正好有个老师没走正在画画,玉华就多看了几眼。


这个老师在画完后准备离开时,正好碰见了玉华妈,他就想起他之前在烟花巷时偶然遇见的那个叫花五宝的妓女


老师偷偷跟着玉华妈,在玉华屋子外偷听,玉华妈正在嘱咐玉华好好念书,勤奋干活,希望玉华能有个好将来,又给了她一些钱。跟着玉华妈一起来的那个老妈妈应该也是在校舍做事的,和玉华说要和玉华妈去城里,明天才能回来,嘱咐玉华注意安全,玉华让她们放心,说每次都是这样没事的(FLAG)老师趁着玉华出去送溜进了玉华的房间




玉华回屋看见了老师,老师和她提起刚才碰见了一个女人,玉华不知道老师去过烟花巷的事便随口回他那个女人是她妈妈,老师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威胁她要是学校知道了她妈妈是环翠阁的妓女会怎么样,玉华吓得哭


老(禽)师(兽)趁机要寻欢,玉华直接推开了他,说她没什么可怕的,要知道人面兽心的斯文败类比鬼还可怕


老(禽)师(兽)看她拒绝,就要施暴,玉华挣脱开他逃了出去,自知跑不过这个老(禽)师(兽),就去敲吊钟,指望谁能听见赶过来救她


 可是因为校舍在郊外临近火车的轨道,这时正有火车经过掩盖住了钟声,老(禽)师(兽)看担心玉华再敲下去真把人招来,就用渔网讲她网住按在地上施暴,等到火车终于过去,一切都来不及了,只剩了还在微微摇晃的钟和天上残缺的月




玉华被敲门声从回忆里惊醒,她是主动退学来到风雅楼还是那个老(禽)师(兽)曝光了她的事就不得而知了,玉华听着门外老板娘的声音打开门,以为只有老板娘一个人,不想还有那两个不想看见的人


老板娘给他俩倒完水就出去了,那个三爷关上了门,玉华便直觉不好
果然,九尾狐一开口,说的是,你妈前几天死了


玉华不信怎么突然就死了,九尾狐漫不经心的说,得脏病死的呗,干这行的,谁有什么病传染上很正常,说完就开始和玉华算账,说之前的高利贷本来她妈已经还得差不多了,可是这么一死利滚利,债又多了(才几天啊),还有给她妈出殡的钱,算下来有280多块(那时一个四合院的钱)








玉华没办法,为了还债,也为了查明妈妈的死因,只好也进了环翠阁
过了几天,这晚,照样让姑娘们轮流见完客后,这次的客是个日本人,他一眼看中了已经改名为花小宝的玉华,三爷为了抬高玉华的身价还带他看了玉华的画,这个日本人很满意,把他的名片给了三爷(犬养次郎,这名字什么鬼),表示他想点花小宝,三爷和他说,花小宝还是清倌,想点她的大蜡烛(也就是初夜)要1000块,日本人抱怨这个价钱够买四处四合院的了,九尾狐进来说花小宝很多人想要,日本人犹豫了下答应了




刚刚被遛了一圈的玉华,也就是花小宝,回到屋子里,和另一个妓女抱怨这好几天了问谁都说不知道她妈怎么死的,妓女和她说,知道也不会和你明说的。玉华和她谈起这几天只让她露面不让她接客,妓女暗示这是为了抬高身价,和玉华说到时候会让她点三次大蜡烛,给她支了个招,让她算好日子在来姨妈那天去,但是也提醒她,每个妓女的第一次都是和“鬼见愁”,也就是那个三爷


当晚,鬼见愁果然来敲玉华的屋门,嘴里说着“要想学得会先得和师父睡”压倒了她


事后,玉华问他,这下可以和她说她妈怎么死的了吧。鬼见愁敷衍她,等你点了三次大蜡烛之后再和你说。玉华果然点了三次大蜡烛,第一次是那个日本人




第二次是个体型肥胖的中年男人,酒量很差,没喝几口就醉倒了,等到第二天醒来,看着染血的帕子一脸懵逼


第三次是个老头,第二天醒来也是一脸懵逼,因为他根本不行


接下来就是玉华的旁白:这种生活过了一年,晨昏颠倒,送旧迎新,除了擦胭脂抹粉,什么也不用做,茶来伸手饭来张口,像丢了魂似的活着,这日子越过越不是滋味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谁不想飞,可是有翅膀吗
那段时间,玉华更是明白了,人有三教九流,还分三六九等,就拿窑子来说,也是分着等级(因为没字幕,以下为空耳,错了欢迎纠正):头等的叫青昑小班,二等叫茶室,三等叫下处,最下等的是莲花河,妓女降到了莲花河,什么都要,就是不要脸了。
每个到了莲花河的妓女就是站在门口揽客,客人看上了就直接进屋,在屋里交钱,门口有一群人围观,妓女听见动静在门口冲着围观的人骂街,嫖客也跟着骂,这就是莲花河的常态


玉华接着说,进了妓院的门就没再想过将来,让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撑是查出她妈到底是怎么死的,她问过了很多人,除了真不知道的,其他都是含含糊糊,直到一年后她降到了三等的翠红堂碰见了彩凤才知道
翠红堂门口,李大嘴又在说快板,这次嘲讽的是翠红堂的窑姐




楼上,彩凤和嫖客事后出来送他,撒娇让他下次过来带东西,按规矩扔给了院子里的钱,让他写牌子归置屋子,远送时依依不舍,等人消失秒变脸




彩凤进门正好撞上玉华屋里的嫖客,而玉华送嫖客和彩凤一个流程




送走客人,玉华进屋和彩凤吐槽客人不是东西,彩凤突然问她,花小宝是不是她的本名,玉华回她不是,花小宝这个名字是鬼见愁取的,她的本名是玉华。彩凤接了一句:我还以为你和花五宝有什么关系




玉华求彩凤告诉她,花五宝是怎么死的,并和彩凤坦白,花五宝是她亲妈,彩凤提起花五宝的死,只有一句:惨,真惨!




彩凤告诉玉华,在花五宝刚来时,也是天天哭,彩凤劝她,并和她说掏心窝子的话:看开点吧,有句话说过,进了烟花巷,就算你的命儿薄。有钱的大爷玩够了,走了,谁心里的委屈谁知道,半夜里想一想,哪个不是父母养的,哪个小时候不是亲的热的,妈妈的小宝贝,哪个大了不是也得生儿育女,在家到老了。谁生下来就这么贱骨头,愿意吃这碗老虎嘴里的饭




后来,花五宝不知道是受了彩凤的影响看开了还是记挂着玉华,安心的接客了,彩凤去九尾狐屋子伺候时,还替她说好话


正说着,有人进来对九尾狐说,五姑娘(花五宝)病了,花五宝进来和九尾狐详细说了,是脏病。九尾狐直接回她,死不了,继续接客。


正说着,有人进来对九尾狐说,五姑娘(花五宝)病了,花五宝进来和九尾狐详细说了,是脏病。九尾狐直接回她,死不了,继续接客。花五宝说她身上很疼,求九尾狐让她休息两天,九尾狐一听破口大骂,说,她这里不是养老院,旁边打更的帮花五宝求了几句情,九尾狐更是大骂,这几个妓女死了,她的环翠阁照样开,彩凤在旁边听着想着自己的处境也很伤心




花五宝没办法,当晚只能继续接客,在下灯落锁后,和嫖客上床之后,那个嫖客发现她有病,破口大骂,花五宝抱着他的腿求他就简单歇一晚就当救她,等她病好了再好好伺候他,旁边打更的也帮着求情,可是嫖客坚持退钱离开,打更的和花五宝说,她要大难临头了。彩凤没有办法,只能抱住她安慰






第二天,九尾狐先将花五宝毒打了一顿,然后把她的手脚都绑在床边,说着是治病,其实就是砸碎了瓷杯,用火将瓷杯片烤一烤,然后拿瓷杯片直接去挖花五宝下身病变的地方,再拿烤红的烙铁直接烙上消毒,花五宝直接痛死过去了,妓女们在门口看着花五宝的惨状哭泣










九尾狐和鬼见愁看花五宝不中用了,直接叫人抬来了棺材要把花五宝弄走,刚把花五宝放进去,她变醒了过来,彩凤看花五宝还活着赶紧和九尾狐说,哪知九尾狐觉得花五宝活着也没用了,就想干脆埋了她。打更的和抬棺材的都于心不忍,鬼见愁厉声让他们钉上,九尾狐更是直接踩着棺材板不让花五宝有出来的机会,棺材板就在花五宝一声声“我还活着”中被钉死了










 彩凤和玉华说着当日的事,她最记住的就是花五宝的那一声声“我还活着”


于是便有了故事开头的事,玉华被妓女生活摧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最后终于大仇得报


玉华抓着铁栅栏哭喊着叫妈,可是窗外能回应她的只有残月的月光




第二个故事改编自老舍的《月牙儿》,非常的悲凉感人,即使删掉那些情色镜头对电影也没有影响,不像其他风月片那样以情色为卖点。








邵音音几个不同阶段演绎得太好了。邵音音在这戏里哭泣时的样子感觉跟关芝琳很神似,很美。天生丽质,干嘛要自弃呢!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QQ:69751878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